doc首页

doc分类

重世阴灵 第十三章 拳拳慈母心

发帖人:老湾仔
发帖时间:2015/03/20 10:54
697 0
财富值:0
收藏:0

   大伯笑道:“自然是驱除了,不然我们怎么会知道是黄大仙呢?”

    想到过往,他的眼神有些迷蒙起来:“那同学在家躲了一个星期,老婆婆就在学校门口等了她一个星期。不过也不知道那老婆婆用了什么藏身之术,并没有被那同学发现。那同学病好了之后就偷偷躲在学校附近,想找出老婆婆的踪迹,而我们明明能看得到老婆婆,她却看不到。后来我们才知道,那老婆婆也是有些道行的,她无法隐藏自己的身形,却能隐藏起自己的气,让附着与那同学身上的黄大仙感觉不到。

    “如果那同学身上的黄大仙不是那么害怕,时时刻刻用自己的气锁着周围环境,说不定早就发现老婆婆的存在了。”

    听到这里,我觉得更加奇怪了,大伯解释道:“以黄大仙的道行,用气来感应身边的环境,无疑比人类的肉眼看得更远,范围更大,而且还能感应到肉眼看不到的死角。可是老婆婆就是猜到它心中的想法,所以把身上的气息隐藏起来,让黄大仙感应不到她的存在。”

    “难道它用气的同时就不能用眼睛去看了吗?”我好奇的问道。

    大伯微微一笑,反问我:“浩子,你可曾听过一个成语,鼠目寸光?”

    “哦!”我恍然大悟,黄大仙也就是黄鼠狼,和老鼠一样,眼睛根本没有多大的用途,只能靠鼻子去追 踪对方的痕迹,偏偏老婆婆又把能暴露身份的气给藏起来了,难怪它找不到她。

     大伯说:“其实也不仅仅是这样,在赶走了黄大仙之后,那老婆婆说,它其实是可以借助我那同学的眼睛来发现她的存在的,只是黄大仙道行太低,如果要用肉眼看,就无法把气散发出来。所以才会孤注一掷,希望用气来感应到老婆婆的存在。”

    我点了点头,问道:“那么,老婆婆是怎样赶走黄大仙的呢?为什么又是赶走,而不是消灭?”

    大伯笑着说:“虽然那黄大仙道行低,可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消灭的,再说,那黄大仙虽然附在我同学身上,却从来没有做过坏事,只是为了吸取一点阳气以助修炼,老婆婆自然不会有违天和的杀灭它。”

    “至于老婆婆是怎么把它赶走的,我们也不是很清楚,等我们追过去看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黄色的影子从那同学身上闪出来,对那老婆婆拜了一拜就消失了,或许是感谢她的不杀之恩吧。”

    大伯今年已经五十多岁,要追溯到他读书的时候,起码也得三四十年前了,谁知道那个老婆婆还在不在世。

    我苦恼的说:“这么说来,就算我同学身上的是黄大仙,也没有办法找到那个老婆婆去驱除了?”

    大伯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的说:“天底下的能人异士多不胜数,只是都隐藏了起来,如果真心要找,也不是找不到,无非多花点时间罢了。不过你同学身上那个是不是黄大仙一流,还是未知之数。”

    本来听了大伯所说,我已经有七八分肯定于静身上那个东西应该就是黄大仙或是狐仙一类的了,可是他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有些头疼,问道:“大伯,为什么这么说?”

    大伯皱起眉头,说:“你刚刚说的,你的同学莫明奇妙的对你笑了三次,如果只是想借助你同学阳气修炼的妖物,肯定不会愿意引起他人的注意。要知道当初附在我同学身上那只黄大仙,因为道行不够,所以才不能很好的把自己隐藏起来,加之它刚入人世,对人类的一切都感到十分好奇,故而把我那同学的灵魂暂且压制住,完全露出了自己的本相。照你这么说的话,如果你同学身上那个是黄大仙一流的精物,道行低,必定忍不住露出本相,道行高,自然知道要好好掩藏自己。它这般一直在别人面前都隐藏得好好的,却又在你面前露出马脚,你说是为什么呢?”

    是呀,这是为什么呢?我也皱起眉头思索着这个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始终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大伯安慰我说:“那东西在你同学身上待的日子应该不算短了,可是你同学看起来一直没有什么异样,你也没听说过你同学干过什么坏事,应该不会对她有所妨碍。”大伯笑道:“再说,你同学对你那么戒备,你现在又退学了,总不可能还去找她吧?这些事你最好也别插手太多,如果真的有问题,她要么会来找你,要么,就会想方设法的找有本事的人。反正一时三刻她的性命无忧,你担心也没有用。”

    我无奈的点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她对我……真的误会挺深的。”

    解了心中的疑惑,我并没有松一口气,而是陷入更深的疑惑当中。不过就如大伯所说,于静现在对我戒备甚深,我贸贸然去找她,肯定会引起她更大的反弹。可是如果不再与她接触,根本无法探知她身上发生的事情。

    算了,这件事就先放一放吧,如果需要我的帮忙,她来找我,我自然不会推脱。如果她并不需要我的帮助,那我还是不要惹人生厌的好。

    我拒绝了大伯的留饭,返回家中。这时不过下午三点多,娘已经在厨房忙碌起来。我走进厨房,接过她手中的青菜说:“娘,等我来吧,你出去休息一会儿。”

    娘笑笑,从脸盆里拿出一条鱼说:“你几何下过厨,等你动手,怕是吃完饭也没车回去了。”

    我记得中午还剩下很多菜,便连忙拦住她说:“娘,别杀鱼了,中午的才还剩下好多呢,炒个青菜,再把那些菜热一热就成了。”

    “那怎么行。”母亲不以为然的推开我的手:“好不容易你回来一趟,怎么能让你吃剩菜呢。”

     我嬉皮笑脸的把鱼拿过来,放回进水盆里,说道:“剩菜怎么了?古代的赵匡胤还捡掉在地上的米粒的。毛主席说得好,贪污和浪费是最大的犯罪,我们还是积多些福气,不要做这个罪人了。”

娘被我说得又好气又好笑:“说你伶牙俐齿你还不承认,看看,看看,现在就是了吧!”

    见我嘿嘿直笑,娘又把那条鱼给捞了起来,说:“成了,也别说咱家浪费,等会你海叔要过来吃饭,顺便问问大牛在城里过得怎样。你挑好听的说,别让海叔担心。”

   海叔过来的话自然是不能只吃剩菜的,这一次,我没拦着娘杀鱼,而是在旁边笑道:“娘,大牛那人你还不知道?就是把他丢山里他都能好好的生活,你可比海叔还担心。”

    娘叹了一口气:“你不做父母,就不知道父母的心思。别看你海叔平时大大咧咧的,可是为人父母的,哪有不担心自己的孩子,只是不表现出来而已。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在父母的眼里,也永远是一个孩子。”、

    听到这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鼻子有些发酸,我赶紧回过头,掩饰的洗着盆里的青菜,可是眼眶还是热热的,被透明的泪水所覆盖。

    也不知道我在外面的那些日子里,父母的心里是有多担心我吃不饱穿不暖睡不香过不好。我很想跟他们说真的不必担心那么多,我都已经是个19岁的大人了,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但是这样的话在嘴巴旁边转了又转,还是没能说出口、。

    也许,可以这样担心,也是一种福气吧。

     海叔不到五点钟就收工回来了,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以为他是因为我要赶着坐车,才早早过来的,不过经过今天娘的一番话,我倒觉得他之所以来得这么早,是为了能快点从我嘴里听到大牛的消息。

    海叔大喇喇的坐在沙发上,递了支烟给我爹,对我笑道:“浩子,怎么这么早就赶着回去?不多住一天?”

    我给海叔斟上茶,笑道:“我倒是想,不过明天早上七点半就要开工,坐车过去怕是赶不及。”

    小镇的车六点半才首发,加上中途转车的时间,要七点半赶到上班那儿,根本就来不及。

    海叔喝了一口茶,赞许道:“好茶,这是浩子买的吧,少不得要一两百块钱一斤。”

    我看到爹疑惑的目光,连忙解释道:“哪用呢,我刚好有个同学家是开茶叶店的,也就六十块钱拿到手了。”

    海叔不疑有他,乐呵呵的说道:“这么便宜?那下次给带两斤回来给我。”

    真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我心里叫苦,脸上还是笑眯眯的应了。海叔这人对我是真心不错,从小照顾有加,给他买点茶叶我自然是不心疼。就怕他当真以为这茶叶是六十块钱一斤,让别人知道了,到时候个个都让我带,可怎么办才好?

   海叔连喝了两杯茶,才放下茶杯,感叹道:“看看你家浩子,再看看我家大牛,哎!同是养儿子,浩子一发工资就知道要回家,还大包小包的提回来,听说还给了你们一千块钱当零花?”

    爹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点了点头说:“是,不过听浩子说,他们那里人手不够,所以不能两人一起休息。等今晚浩子回去了,大牛明天就可以回来了。”

    我也点头道:“是啊,海叔,大牛也给你和婶婶买了东西,我说帮他拿回来,他非不让,说要自己拿的才显得出心意。”

    海叔被我一番话斗笑了,说:“那还差不多,没白养了那么多年。”

    我干笑着应了两声。大牛和海叔一样,都是大大咧咧的性子,哪里有准备什么东西带回家,等会回去我可得提醒他一声,别让海叔老两口失望了才是。

    海叔弹了弹烟灰,笑道:“要不这样吧,反正明天一大早我也要到城里一趟,浩子你就在家住一个晚上,明天早点起床,直接坐我的车去就成。等我办完事了,顺便把大牛那臭小子接回来,也省的他转车麻烦。”

    我心里了然,顺路送我回城是假,不舍得我和大牛转车颠簸才是真。

   “哪敢情是好,那就谢谢海叔了!”

    海叔挥挥手:“这是什么话,你和大牛从小玩到大,就跟亲兄弟似的,再说咱们邻里邻居的,更别说是同一个祖宗传下来的亲戚了,说什么见外话呀!”

    我连连点头,借口到厨房帮忙,找了个机会给大牛打了电话过去。

    大牛正在派送快递,一听我说今晚不回去,就哇哇大叫:“啥,你忍心把我一个人丢下?我空虚寂寞冷怎么办?”

    我笑眯眯的说:“能把人晒成人干的天气你还喊空虚寂寞冷?那赶紧趁我不在泡个妞呗。”

    大牛苦着脸说:“就我这样子还去跑妞,不把妞下跑就不错了!”他刚上高一那会儿喜欢上邻班一个文文静静的女生,有一次去和人表白,高大的身躯往人家面前一站,把太阳都给遮完了。那女生白着一张脸抖抖索索的听完他的表白,吓得连步子都迈不动,从此以后远远见着大牛就绕路走。

因为这个事,大牛被我和张林笑了整整两年,大牛自尊心受创,从此再也没提过泡妞的事。

    我没和他就这个问题继续讨论下去,而是提醒道:“我跟海叔说了,你给海叔海婶都买了东西,非要自己带回来。别说做兄弟的不帮你,你等会派完件就赶紧去准备,不然明天见到海叔你就等着完蛋吧。”

    大牛在电话那边哀嚎道:“浩子,有你这么做兄弟吗?”

    我又笑眯眯的加了一句:“对了,我今天还给了我家一千块钱,你自己看着办吧!”

    “啊!杨浩,我要杀了你!”没等大牛说完,我就“啪”的挂了电话。可以想象现在大牛一定很郁闷,本来我们是打算发了工资好好出来搓一顿的,可是我这头回家已经花了一千五,手头就剩下五百块钱,又不想总是花大牛的钱,还是让他好好的孝顺一下父母吧。


已有0人打赏 点击查看
发帖人:老湾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