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首页

doc分类

重世阴灵 第十二章 黄大仙

发帖人:老湾仔
发帖时间:2015/03/20 10:19
672 0
财富值:0
收藏:0

   吃饭的时候,娘不但杀了鸡,还弄了好几个荤菜,有清蒸鲫鱼,红烧猪脚,还有我最爱吃的酸甜排骨,林林总总七八个菜。我知道每天早上村子里都会杀一头猪,必须要早去,才能买到好的材料,而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钟了,卖猪肉的早就收摊了,不用说,这些猪肉肯定是娘去别人家买的。

    之前还在读书的时候,虽然每次回来,娘都会动手做很多好菜,可是没有一次会如今天这样丰盛。我知道娘是心疼我在外面干活辛苦,也知道我被学校强制退学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她从不懂得用言语安慰他人,所以特地做了这么一桌子的菜,让我明白她的心意。

    我的饭量自从送快递之后确实比以前大了许多,可是也没真的到一顿饭要吃三碗的地步。不过这一个月下来,肠子里还真没有几分油水,一见到这桌色香味俱全的大餐,忍不住就吃了满满三大碗,搁下碗后,肚子涨得都快走不动路了。

    娘看到我这个样子,赶紧让爹冲了杯绿茶给我消食。我说:“爹,哪儿有我给你买的铁观音,你试试。”

    爹从一堆水果中翻出两包茶叶,诧异道:“看起来不错啊,多少钱?”

    “不贵,也就60多一斤。”我随口扯了个谎。为了不让爹娘心疼,我根本就不敢买那种包装华丽的茶叶,而且张林告诉我,超市的茶叶看着漂亮,但值钱的也就是包装而已。反倒是那些散装的茶叶,才能真正挑出好货。我对这个也不懂,便索性让张林帮我挑了两斤。

    爹平时喝的茶都是二十块钱一斤的,六十块钱对他来说也已经够让他心疼了。如果他知道我给他买这两斤茶叶实际上花了三百六,不赶紧让我退回去才怪。

    不过也好在爹没喝过什么好茶,根本分辨不出六十块钱一斤的茶叶和一百八十块钱一斤的茶叶有什么区别。他手脚利落的捏出一撮茶叶,放进茶壶中,注入刚烧好的开水,晃荡了一下,又把水倒掉,这就是泡茶的第一步,洗茶叶。继而再冲入第二遍开水,清新的茶香便随着袅袅上升的雾气散发出来,煞是好闻。

    爹端起那已经被茶色染成深棕色的杯子,深深的吸了一口茶香,又轻轻的啜了一口,赞叹道:“果然是好茶,入口甘醇清甜,难怪要这么贵。”

   我暗笑不已,也端起茶杯学着他那个样子啜了一口,说:“爹要是喜欢,我下次再给你带一点。”

    爹摆摆手说:“不用了,我喝便宜的茶叶就可以,反正喝了那么多年,也喝习惯了。倒是你,吃好点穿好点,别不舍得花钱。娶媳妇的钱我和你娘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自己赚的自己花 ,不用顾虑家里。”

    我的眼眶有些发热,家里这些年来经济不太好,并不是因为我们家收入太低。虽然爹娘平时没有稳定的工作,但是农田里一年忙活下来,三四万还是有的,再加上厂子的分红,一年下来也有五六万块钱。只是他们考虑到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以后要回村里定居,结婚的话难免要再起一栋房子,加上娶媳妇也要不少钱,便能省则省。我强笑道:“没事儿,我现在收入也还算是不错,买点而茶叶花不了多少的。”

   爹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我又掏出一千块钱给他,说:“我昨天拿了工资,你袋着,看家里需要点什么,不要不舍得,反正儿子现在会赚钱了,家里也没什么负担,想用就用。”

   娘刚好洗完碗出来,看到这一幕赶紧出声:“浩子,你这是干什么呢?你一个月就这么点钱,还往家里拿,下个月日子不用过了?赶紧袋好!”

    连忙说:“我这儿还有呢,而且上班哪儿包吃住,我自己也花不了多少。”

    “上班包吃住能有几分油水?这钱你自己袋着,平时吃好点儿,莫要让我心疼!下次回来我要看到你再瘦了,肯定饶不了你!”娘装作气呼呼的样子撇开头去。

    我把钱放在桌子上,舔着脸笑道:“那会呢,下次娘再见到我的时候,肯定又肥一圈了。再说,虽然我黑了,难道不比以前白斩鸡的样子多了几分男人味?”

    娘“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连连摇头对爹说:“看看你儿子,才出去多久,那把嘴伶俐得都能把死的说成活的。”

    我趁机摇着她的手说:“娘,你就把钱收着吧,啊?”

    娘还要再说什么,爹开口了:“孩子他娘,这是儿子的一番心意,你就拿着吧。”

    “可是,”娘正要反驳,爹朝他挥了挥手,娘就没再说什么,把钱拿了进了房间。

    又和爹聊了一会儿天,见我答应吃了晚饭再回去,他便放心的去睡午觉了。爹的身子因为常年劳作,算不得很好,每天中午都要休息一个小时。

    我在村子里晃了一圈,小时候的玩伴基本上读书的读书,打工的打工,这时候都不会在村子里,我百无聊赖的走着走着,不知怎么的就走到围墙旁边,透过残破的围墙,可以看到里面伫立了几栋两层高的楼房,皆是这几年村子经济好转了才建起来的。由厂子出资,专门给镇守封印的人住。

    就算我是未来长老的接班人,也不能随意踏入杨家村重地。我本欲掉头离开,脑海中却不知为何闪过于静那诡异的笑脸,神使鬼差之下,我一脚踏进了围墙里面。

     为了保障封印的安全,围墙周围都设置了红外线摄像头,有人二十四小时看管。小时候我们还以为长老们有天眼,才能在我们偷溜进去的当时就发现我们的存在,马上出来赶人。知道后来长大了,出到城里,才晓得还有这些玩意。

     任谁人没想到,在这偏僻的小山村中,居然会出现这样高科技的玩意吧。据说当初装这些摄像头,可是花了不少钱。

     迎面而来的是我的大伯杨云山,他是村子里为数不多吸收了完整阴灵的人。虽说每个人的阴灵在出生时都会被抽出来培养,可是随着血液的稀释,能把完全成长的阴灵并不多。不成熟的阴灵是没有吸收的价值的,还可能导致神志混乱,所以更多不能吸收阴灵的人都会过着自己的生活,直到有了孩子,再把他们带回村子里来。

    大伯虽然吸收了完整的阴灵,可是由于灵力算不上很强大,并没有被选为长老,而是辅助其中一位长老镇守在围墙的南门。长老也是人,也会有俗事缠身和生老病死,在他们不能镇守封印的时候,就会有备用人选顶上,保证封印不会松动。

    大伯见到是我,先是一愣,迎上来问道:“浩子,你怎么过来了,这里可是不能随便进来的。”

    “我知道。”我靠在围墙旁边不敢再踏入一步,说:“大伯,我是来找你的,有些问题我觉得很疑惑,想问一下你。”

     “进来再说。”大伯并没有怀疑我的话,我从小在杨家村出生,成长,又是长老的继承人,自然不会傻到去破坏封印。他很了解这一点,所以对我也没有什么防备。

    说白了,那些摄像头防备的不过是不懂事的孩子和无知的宵小之辈罢了。

     我随大伯进到他住的房子里,房子是公共出资建立的两层小楼,东南西北各一栋,造型和内部物品基本上都差不多。长老们都住在二楼,而备用人选则住在一楼。

    一进门是个客厅,和众多人家一样,靠门的这边是沙发和茶几,沙发正对面是电视柜,上面一台液晶电视没有开启,想来如果我不过来,大伯正打算去午睡。电视旁边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匣子,上面有个小红点不时闪耀着。这个正是报警器。专门负责监控摄像头的人如果看到那边有人闯入,就会按响相对应的报警器,通知相关人士戒备。

    大伯示意我在沙发上坐下,倒了一杯茶递给我,问道:“浩子,听说你在城里找到工作了,怎么突然又跑回来?”

    “昨天发了工资,就回来看看。”我说:“刚好想起最近发生的一桩怪事,我觉得疑惑,就想过来问问大伯你。”我犹豫了一下,有些不知道怎么问。杨家血脉流落在外无疑是很可笑的,任何一个杨家人,都知道阴灵没有及时被抽取出来会造成什么后果,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孩子开玩笑,如果于静不是杨家血脉,那她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就真是无法解释了。

    大伯说:“你问吧,但凡我能告诉你的,都不会私藏。”

    我点点头,说:“大伯,你知不知道除了我们杨家之外,还有什么人会一出生就拥有两个灵魂?”

    大伯显然是没想到我会问这个,怔仲了好一会儿,才反问道:“你见到了双魂之人?”如果真的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我也知道这话不能乱说,连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我并不能确定她身上的是阴灵,只是觉得奇怪,才由此一问。、”

    “原来如此。”大伯放下心来,想了想说道:“我们杨家一直都很注重对阴灵的追查,可是那么多年来,也从没有听说过除本家之外,还有谁的身上出现过阴灵。”

    他又问道:“你遇到那个人是怎么回事?说说看。”

    我便把于静的事情细细跟他说了,他思索了一会,才说道:“这种情况,我以前也听说过,但是却不一定和阴灵有关。”

     “哦?”我精神一震,连忙追问下去。大伯说:“你看了那么多书,想必也看过一些关于驱鬼的故事吧?”

     见我好奇的盯着他看,大伯微微一笑:“我还读书的时候,曾经见过一个黄大仙的例子。那时候正在上课,我有个同学,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口吐白沫,浑身抽筋的倒下去。老师叫我们几个同学把她抬到医疗站去,你也知道那时的医疗水平并不发达,医生只当她是发羊癫疯,随便开了点药就把我们打发了。”

     “那后来呢?你那个同学怎么样了,你们又怎么知道跟黄大仙有关?”我好奇得很。

     大伯说:“那同学发烧昏迷了两天后又上学了,可是性情却变得古怪了起来,有时候还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我们都以为她是发高烧烧坏了脑子。结果有次放学,我们在学校门口看到一个奇怪的老婆婆,那位同学的脸色就变得很不好看,吓得转身就跑。那老婆婆也奇怪得很,追不上她就跑过来问我们,那位 同学最近有没有什么怪异的举动。

     “我们都还是小孩子,也不知道害怕,就七嘴八舌的跟那老婆婆说了。那老婆婆听完之后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了。我们本来以为这事就这样算了,谁知道第二天那位同学却没有来上学,据说是生病了,病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好。“

    “这跟黄大仙有什么关系?”我问道,脑海里灵光一闪:“莫非,那黄大仙就附在你那位同学的身上?”

    大伯赞许的点点头,说:“没错。我那同学回去之后,就洗了个冷水澡,那时候是大冬天的,能不生病吗?她之所以这么做,就是知道那老婆婆看出了她的身份,怕被暴露,所以故意找借口不来上学。而这个借口还必须隐蔽,不能被家人知道,否则身份一样会暴露,它就不能再附在那同学身上了。”

我听得入神,问道:“那后来黄大仙被驱除了吗?”


已有0人打赏 点击查看
发帖人:老湾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