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首页

doc分类

重世阴灵 第十一章 回家

发帖人:老湾仔
发帖时间:2015/03/20 10:16
563 0
财富值:0
收藏:0

    送快递这份工作,开启了我们人生中的另一个篇章。极度紧张的工作,让我们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其他问题,比如王强,比如……于静。

    但是不得不说,送快递这份工作也有它的好处,因为需要东奔起跑,倒让我们无意间发现了王强的住址。他家果然不是一般的有钱,住在全市最贵的景华小区不说,还是一栋两层楼的小别墅。

    大牛恰好负责他家那一片的快递,没几天就对那一片区域了如指掌。我们现在要等待的,就是王强单身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平时王强在学校里,身边都簇拥着李昆几个小喽啰,但是放长假,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这几个小喽啰给带回家的,我们的机会,就在这时候。

    我和大牛在他们小区门口蹲了两天,只见他出入都开着他爸的奔驰,实在不好下手。再加上小区门口有监控,也不方便。于是大牛想出了一个办法,趁着送快递的功夫,在王强家的那辆奔驰前轮后放了个三角钉,然后我们就潜伏在小区不远处,静静的等待着。

    果然,到晚上八点中左右,王强的身影就出现在小区门口。他们这个小区因为有钱人多,家家户户都有私家车,反倒没有的士愿意来这边逗留,这也就造成了打车十分麻烦。

    这一点,早就被我们预算在内,否则就算是把王强家的车扎爆胎了,也没有什么用。

    王强一路走一路不知道和什么人通电话,看起来很烦躁的样子。我们悄悄的跟在他后面,走到一个阴暗的地方,看了看四下无人,便用早就准备好的麻包袋往他头上一罩,拖到角落头去拳打脚踢。

    王强向来嚣张惯了,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被罩麻袋黑打的一天。不过木已成舟,他除了在麻袋内一个劲的挣扎,也没有别的办法。我们怕他喊得太大声被人听到,还特地用了个厚麻袋,虽然他在里面惨叫不休,我们也只能听到含糊的声音,下手更是毫不含糊。

    “别打啦!别打啦!”王强带着哭腔求饶,想来他这一辈也不知道欺负了多少人,但是被人这么欺负,怕是第一次。他根本就受不了被揍的痛楚,虽然隔着厚麻袋可以减缓一些力道,可是大牛是什么人?抡起百来斤的大铁锤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力道自然是不可小觑。

    求饶了半天,见我们不为所动,甚至连吭都不吭一声,王强就知道这顿黑打是不可能因为他的求饶而停止的了。或许他能猜到是我们,可是我们又有什么好怕的呢?就算能猜到,他也找不到证据。

    求饶声变成了恶毒的咒骂,我们 也不管他,狠狠出了一口气,又把他丢到一旁的垃圾站中。

    想到他出来时发现身边尽是臭气熏天的垃圾,那张脸会黑得什么样子,就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赶紧跑到藏好摩托车的地方往反方向驶去。

     待王强从垃圾堆里面出来的时候,我们早已经不见人影了。

    过了几天,张林跑过来找我们玩,绘声绘色的告诉我们王强不知道被谁黑打了一顿,还丢进垃圾堆中,我和大牛都哈哈大小起来。

    张林先是一怔,然后面色怪异的问:“这不会是你们干的吧?”

    我拍拍他的肩膀,乐不可支的说:“你忘了,我们说过要送他一份大礼的!”

    “真的是你们?”张林也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啊想不到,你们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说着又有些担心:“你们没留下什么手尾吧?他还说等找到那人要狠狠的报复,你们可得小心些。”

    大牛呲之以鼻:“他那人向来嚣张跋扈,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脑子又不好使,能想得到是我们?”说着举了举手上的啤酒瓶:“放心吧,我们策划得天衣无缝,绝对让他找不到一丝漏洞!”

    王强的事情到现在也做了一个了解,从此,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送快递的工作十分的辛苦,每天早早的起床,随便吃个早餐就要上工,忙到差不多中午一点才能抽出点空吃个午饭,而这个时候,饭菜早就冷了,更别说所谓的包吃,不过就是一个水煮青菜加几片肥肉。

    吃饭午饭又马不停蹄的继续派件,没有六七点钟都收不了工,有时候包裹多,甚至要忙到晚上八九点,囫囵的吃些东西,就算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这样的生活实在是累人,但是我们的辛勤也让娟姐感到十分满意,一个月过去,当她把两千块钱交到我们手上的时候,我和大牛已经各自瘦了一圈,黑丢丢的像个非洲土著。

    拿到工资后,我向娟姐告了个假,回了家一趟。本来大牛也想和我一起回去,可是娟姐说人手不够,只能分开休息,只好作罢。

    转了两趟车,高楼大厦已经被低矮老旧的小楼房所代替,想必起城里的繁荣,城郊小镇更多了几分宁静的味道。下了小巴,一群开着摩托车的搭客佬已经聚集在附近,把小巴的车门包围得严严实实,大有你不上车我就不让你走的架势。

    我挑了一辆看起来比较新的摩托,讲了下价,搭客佬才满脸不情愿的同意二十块钱的价格让我坐了上去。

    夏天的风带着蕴热吹来,暖暖的让人想睡。身边的景色逐渐变得荒凉,立在路边的不知道什么树,笔直得似乎没有尽头。树的后面是杂乱无章的山地和土坡,再往前驶去,便出现大片大片的农田。

过几天就是中秋,可是农田里仍旧是满目的绿。随着农业科技的发达,一年四季,农田都不会出现荒芜的景象。

     杨家村的坐地之处比较偏僻,虽然经过多年的变迁,附近也出现了一些小村庄,但是由于土地质量算不得太好,许多村庄起起落落,也只剩下大片大片的残砖断瓦。有很多人劝过我们搬离这个地方,只是因为有口难言的使命,那么多年过去,我们还是坚守在了这个并不肥沃的土地上。

    也幸好那么多年的农业改革,让我们生存了下来。村子周围的农田里,种满了玉米,地瓜,大豆等作物。也因为如此,村子早在多年前合资置办了一个小厂子,专门制作玉米面和红薯粉,销量还算不错,支撑着我们整个村子的经济运行。

    早些年的时候,政府已经实施了村村通路的政策,加上村里也出资,在每家每户门前都铺了水泥路,所以也不算太难走,不过半个小时,那带着古老特色的小村落就出现在眼帘,此时还不到中午,太阳晒得人眼睛发晃。各种各样的农用车在田里忙活,不时还能见到一些孩童在路边玩耍,一些女人蹲在溪边,或是洗衣服,或是洗菜,一片热闹的景象。

    听到车声,不少人都抬头看过来,见到是我,举着手打招呼:“浩子,回来啦!”

    摩托车开得很快,我只来得及对他们挥挥手,就一晃而过,让摩托车停在村口的风水塘前,我给了搭客佬二十块钱,把他打发了去。

    因为杨家村的特殊性,一般人是不允许进村的。据说古时候,村子的四周都建立了围墙,围墙上有尖锐的铁器,以防止他人误入,惊扰了被封印在地底下的那个东西。后来随着时光的流逝,围墙渐渐的变得残缺不全。加上人口逐渐兴旺,原来圈出来的那块地已经不够用,又往外扩大了不少。

    但是外人不知道的是,残缺不全的围墙仍在,而围墙以内,则变成了杨家村的禁地,由四位长老各自镇守东南西北四方,就算是村子里的人,也不能随便进入。

    我家就在围墙的正南面,穿行过一栋又一栋的房子,我家那并不不起眼的房子就映入眼帘。和大牛家的三层小楼比起来,我家的红砖平房显得是那么矮小,娘在房子前的水泥地上晾衣服,有些佝偻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瘦小,直让人心酸。

     “娘!”我喊了一声,大步跑上去,娘疑惑的朝我这边看来,见到是我,唇边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迎了上来。

    “浩子,怎么回来之前也不打电话说一声?”娘嗔怪的说道,把我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眼中泛起泪光:“才两个月没见,怎么瘦了这么多,也黑了!在城里上班很辛苦吗?”

    我退学的事情她已经从爹的口里听说了,不过作为一个传统的农村妇女,她并没有对这件事做出太多的指责,而是在电话中安慰我,如果在城里混不下去,就回村子里置办的粉条厂上班,也是能过日子的。

    只是我并不愿意,在年轻的一辈中,有能力而不能继承长老职位的都到城里发展去了,虽然因为阴灵的牵制,他们不能去得太远,可是在发达繁荣的地方生活,自然是 要比在这闭塞的小山村里要好上许多。

    粉条厂和面厂的收入除了给村民分红,更大的一部分是用在维持村内的很多开销,比如长老们的收入,以及对封印的投入等等,这样一来,虽然厂子盈利不错,可是给员工的薪水也就维持在两千块钱左右,本村的年轻人除了没有办法的,都更宁愿去外面找工作。倒是附近一些小村庄的中年人,因为不方便离家太远,都愿意在我们村的厂子里上班。

    我和大牛自然是不愿意和那些大叔大妈挤在一起的,所以只要能在外面找到工作,就肯定不愿意回来。不过我在外面也干不了多少年,待到结婚后,始终要是要回村子里定居,谁叫我是长老的接班人呢?

我能自由的,也就只有这短短的十几年,或者是几年的时间了,父母都知道,所以也不逼我,任由我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我把手里的水果交给娘,一边帮她晒衣服一边说:“没事,娘,你就放心吧,儿子在城里过得很好,只是要跑来跑去,难免会晒得黑一些,没关系的。”说着我又把手伸过去,笑道:“不信你捏一捏,看我的手臂是不是比以前结实了很多?我虽然看起来瘦了,但是体重一点没降下去,还重了好几斤呢。”

娘哪里听不出我这是在安慰她,笑着拍了我一下:“行啊,打了一个月都长进了啊,知道说谎来哄娘开心了是不?”

    我连忙说:“是真的,我现在可有劲了,一顿还能吃三碗饭呢!”

    我平时的饭量不过是一碗多些,说得那么夸张,娘根本不相信,不过还是笑意盈盈的去准备饭菜了。嘴里还心疼道:“回家还买什么东西呀,尽浪费钱,妈给你杀只鸡去!以后回来可别买东西了,知道没?”

    “是是是!”我一手提着盆一手推着娘往屋子里走,点头哈腰的就像慈禧身边的小太监,惹得娘不住发笑。


已有0人打赏 点击查看
发帖人:老湾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