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首页

doc分类

重世阴灵 第十章 尘埃落定

发帖人:老湾仔
发帖时间:2015/03/20 10:14
546 0
财富值:0
收藏:0

   第二天,我们来到传说中的“快递一条街”。快递一条街在老城区一条阴暗的巷子里,道路的大小仅仅能容纳两台车并排而行。这边属于城中村,人流量很少,所以铺租非常便宜,也有不少低收入人群在这边租住房屋。

    道路两旁摆满了许多零零碎碎的物品和摩托车,几乎把人行道沾满了,我和大牛时不时走到车行道上,还要注意避过不时经过的车辆。

    随着现在网络销售行业的发达,快递行业也逐渐发展得多彩多姿。几乎每一个快递店铺的门口,都张贴着招聘快递员的启示。我们在门口晃了一圈,找了家堆了最多包裹的店铺进去问。

    里面只有一个女的坐在电脑前面,见我们过来,眼皮也不抬一下,随口问道:“是不是寄快递?”

    我和大牛过去把来意一说,她才抬头打量了我们一眼,问道:“以前送过快递吗?有驾驶执照吗?”

    “没有送过,但是驾照有。”我和大牛赶紧把驾照拿出来。在村子里,上了十来岁的小孩基本上已经会驾驶摩托车了,平时帮家里运运农作物什么的,都需要用得到。所以基本一到年纪,都会去考个驾照,不然出城里被交警抓到可是很麻烦的。

    大牛家早两年买了辆五菱,专门用来送货用的。拿到车不到一个月,就被他开得风生水起,他爹看他喜欢,就出钱给他考了个小车牌,平时寒暑假也能帮得上不少忙。

    我常跟着大牛一起去送货,私下里也开了不少回,只是以我家的经济,要一下子拿个三五千出来考车牌,不现实也没必要,所以我拿出来的只是摩托车驾驶证。

    那女的见到大牛拿出的居然是小车驾照,眼睛亮了一下,对他说:“试用期一个月,两千块钱,包吃住,干吗?”

    “干!”大牛自然是一口应承,又拉了我一把,问她:“两个人都招吗?”

    那女的有点嫌弃的推了推我的驾照,说:“行,先试试吧。把你们的身份证拿来,我先登记一下。”

    我们把驾照揣回口袋里,又拿出身份证交给她,问道:“那试用期过后呢,怎么算?”

    那女的一边复印身份证一边说:“试用期过后按件算钱,一块钱一份,没有底薪。”

    “没有底薪?”我和大牛对视一眼,没有底薪就意味着收入得不到保障,一时间两人都有些犹豫起来。

    那女的看我们这个样子,指了指堆在一旁的包裹说:“别小看这一块钱一份的包裹,喏,这些包裹少说都有几百个,要是派发下去就是几百块钱,还不包括上门收取的提成。我们这儿的快递员每个月最少能赚三四千块钱,这还是平时,要是到双十一双十二,五六千都是少的。”

    这时,门口进来一个带着头盔的男子,提着一个框和一沓单据对这女的说道:“娟姐,搞定了。”

    那叫娟姐的女的接过他手上的单据,又从桌面上拿出另外一沓给他,指着其中一堆包裹说:“那边是城南区的,一共三十四个,你数数。”

   “好嘞!”头盔男灿然一笑,拿着单据就去数包裹了。我凑过去问他:“大哥,你是快递员啊?”

头盔男看我一眼,笑道:“怎么,你也来应聘。”

    我应了一声,他的笑容里面多了几分欣慰:“那就好,不然但靠我们几个人跑,实在是累得不成!”

我疑惑的问他:“怎么,这工作很累吗?收入怎么样?”

    那男子一边数包裹一边说:“每天都有上千份快递,就靠我们五六个跑,说不累是假的。不过累是累些,收入还算可以。不然谁还干这份活啊!”

   我点点头,问他:“那你一个月能拿到多少钱啊?”

头盔男说:“三四千左右。”

   “谢谢啊!”转眼间,他已经把包裹都放好在框里,我帮他把框抬到摩托扯后架上固定好,摩托车便“突突突”的冒着青烟飞驰而去。

    大牛也走出门口,问我:“怎么样,做不做?”

    “做吧,像我们这样的学历,一个月能有三四千已经不错了。”何况我们现在最需要是要一个能安顿下来的地方,这份工作最适合不过。

   娟姐带着我们绕到店铺后面的那条巷子里。因为这儿的房子建的很密,除了主干道尚能容纳车辆通行,其他地方用“握手楼”来称呼都不为过。走在路上根本感觉不到一点阳光,阴森森的让人心情都好不起来。

    因为常年不见太阳的关系,碎石子的路面上偶尔会出现一滩浑浊的积水。巷子里到处充斥着垃圾,不时还有蝇虫飞过,充满了颓败的味道。

    娟姐把我们待到一栋还算能看的六层小楼下,说:“这里就是你们以后住的地方,跟我来吧。”

     楼梯是水泥的,阴暗不说,唯一一盏节能灯还不时的一闪一闪,直让人眼睛发花。好在我们的宿舍在五楼,周围的房子不算高,推开门后,明媚的阳光从窗口洒进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娟姐说:“我看你俩关系不错,索性就给你俩一间单间。这可是已婚人士才有的待遇。”她带我们走进去,指道:“这儿是厕所,这儿是阳台,如果你们喜欢自己动手,可以像他们一样把阳台改成厨房,衣服晒到天台上去。”

    久无人住的房子到处都是灰尘,随便一动,那些灰尘就被洋洋洒洒的挥向半空,冲得人鼻子发痒。

    我和大牛连连点头,娟姐又说:“给你们一天时间整理住处,明天开始上班,有没有问题?”

我们又捂着鼻子一致摇头,娟姐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成,那你们就先忙吧,明天早上七点半到店里报道。这是钥匙,你们拿着。”

    这个单间约莫就十二三个平方大小,摆了两张一米宽的单人床,还有一个小衣柜,就没多少空余了。不过我和大牛也不在意这些,只要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就已经很满足了。

    我们问房东借了根水管和抹布,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就把宿舍弄得窗明几净。不过也是,无非就是冲冲地,擦擦玻璃和吊扇而已,又没有多难。

    等我们从学校把行李拿过来,地面已经一点水迹也没有,把衣服都塞进衣柜里,看看时间,也才中午十一点多。

    大牛说:“不知道张林吃饭没有,要不我们打电话叫他爬墙出来聚一聚?”

    “才刚下课,估计还没打好饭呢。”我拿过大牛的手机,拨通张林的号码,很快,那边就传来吵闹的声。

    “喂,华哥,你在哪呢?刚会宿舍看到你俩的床都空了……哎哎,你怎么插队啊!”后面那句话是对别人说的。

    一听声音就知道他在饭堂,我连忙说:“你别打饭了,想个办法溜出来,我俩请你吃饭?”

    “你们找到工作拉?”张林喜形于色,在那天喊道:“师傅,我不打饭啦!把饭盒给回我!”

    我说:“是啊,我们现在过去,你出来再说!”

    快递一条街离学校不算近也不算远,要是坐公交车的话大概要十五二十分钟。不过我和大牛没有后顾之忧,随手打了一辆的士,不过十分钟就到学校了。

    张林正站在街口东张西望,见我们从车上下来,喜滋滋的跑过来问道:“怎么样,你们找了什么工作?”

    “送快递。”大牛笑呵呵的回答:“幸好你提醒了我们,不然我和浩子还不定找到什么时候呢?”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张林搔了搔脑袋,嘿嘿一笑:“收入怎么样?”

    我说:“试用期一个月,两千块钱,之后就按件计算,据说一个月差不多能有三四千的样子,也算是过得去。”

    张林沉吟了一下,说:“在我们这种三线城市,就算是白领也差不多是这个收入,初中学历能拿到这个价格,也算是可以了。就是以后没什么发展前途。”

    大牛无所谓的挥挥手:“咳,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最起码我们现在安定下来,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就成。走走走,咱们湘味楼搓一顿!”

    张林别眼看着我们说:“湘味楼?你俩身上就剩五百块钱了,去那地方干嘛?还是就在学校前面的小饭馆吃吧,点四五个菜才一百出头。”

    我们知道张林是不忍心让我们花钱,拍拍他的肩膀说:“一场兄弟,难道还舍不得花这点钱?放心吧,就算没钱咱也活得下去,谁让送快递还包吃住呢?哈哈哈!”

    湘味楼就在学校的临街处,走路过去也就十几分钟。这个时候,湘味楼已经人满为患,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角落头一个位置。

    张林看着菜单犹豫了半天,只点了个剁椒鱼头和一个青菜。我和大牛连连摇头,又加了个烟熏肉和茶油土鸡,还要再点,张林制止了我们:“我知道你俩要走,想请我吃顿好的。可是你俩现在身上也没多少钱,还是省着点用好。”

    我正要说话,张林又按住我说:“咱以后又不是没有见面的机会,等你们赚钱了,再请我吃也是一样的,现在就先点那么多吧,多了吃不完也是浪费。”

    他把话说道这个份上,我们也确实不好多说什么,大牛说:“那咱再叫两支啤酒吧,我和浩子庆祝庆祝,你下午还要上课,就少喝些。”

    “嗐,喝点小酒而已,你还怕我醉吗?”张林倒是同意,让服务员拿了三支啤酒上来。

    一番吃喝下来,到两点钟才散去。这还是因为张林要上课,如果不用上课的话,我们能一直喝到晚上。

    一想到以后不能经常在一起,我们三人都心有戚戚蔫。张林勉强扯出一抹笑:“浩子,华哥,咱做了两年的兄弟,以后一辈子都是兄弟,放心,不论我以后贫贱富贵,都不会忘了你们的!”

    “知道了,你快去吧!”大牛眼眶发红,掩饰的推了他一把:“给老子好好读书,以后大富大贵了记得提携我俩!”

    “一定!”张林紧了紧拳头,对我们比出个加油的手势,轻巧的爬上围墙。


已有0人打赏 点击查看
发帖人:老湾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