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首页

doc分类

重世阴灵 第九章 找工作

发帖人:老湾仔
发帖时间:2015/03/20 10:11
568 0
财富值:0
收藏:0

    尽管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在听到“强制退学”四个字的时候,我和大牛还是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教导主任要我们通知父母陪同过来办理退学手续,我们才在对方眼里看到惊骇之色。

    不错,我们俩都被退学了,而事情的始作俑者,居然只是被记了个大过。这就是有钱人的权利,这就是现实!

   我们都不甘心,再不甘心也改变不了现状。现在最迫切要面对的问题是,我们要怎么把这件事像家里面交代?

    电话拿起又放下,反反复复了许多次,都没敢拨通家里的电话。还是大牛发了狠,输入他家的电话号码后,闭着眼就按了拨号键。

    “嘟……嘟……喂。”电话那头传来带着睡意的声音,大牛咬了咬牙,说:“爸,我跟你说个事。”

    “啥事?”午休被打扰,海叔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咳咳,爸,你别激动,我跟你说啊,我被退学了。”大牛说完,迅速的把手机放得远远的。

    一秒,两秒,三秒……在沉默了五秒后,电话那头传来惊天的吼声:“杨华!你再说一次!”

    大牛凑过去,小心翼翼的说:“我说,我,被,退,学,了。”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说完后又赶紧跳开,生怕被海叔的怒骂声振道耳朵。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那边只传来“喀”的一声,大概是海叔太过愤怒, 把电话挂了。

    我和大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忍不住笑出来。他的问题算是解决了,我也要用这种方法向家里交代吗?

    说真的,我不敢。

    大牛他爹是个火爆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别看他现在愤怒的挂了电话,没准过个十分钟打过去就啥事都没有了。他家就他一个儿子,化肥生意在这几年越做越大,始终还是要交到他手上的,所以就算给退了学,也就是名声不好听,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而我,虽然不必考虑前途的问题,但是作为杨家村长老的接班人,人格品质是很重要的,如果被退学,连带我的父母家人,都会被看不起。

    自我十二岁阴灵异变开始,村里的长辈都对我抱了极高的期望。我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心思不如海叔活络,家庭经济自然也谈不上很宽松。可是他们的自尊心却很强,容不得自己行差踏错,更不允许我犯错,如果知道了我被强制退学,又怎么接受得来?

    我纠结了许久,都没法像大牛那样鼓起勇气,索性暂时不去管它,能躲一时算一时罢。

然而天不遂人愿,在我放弃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大牛的手机却响了,正是我家的电话号码。

    “怎么办?接不接?”大牛问我。我没有配备手机的条件,不过平时都和大牛形影不离,家里找我只要打电话给他就行了。

    见我迟疑着下不了决定,大牛索性把电话塞到枕头下面,可是这样并不能完全隔绝铃声,曾让我们觉得动听不已的铃声沉闷的从枕头下面传出来,就像一道道锥心的惨叫,挠得人心里酸酸的。

电话声停了,我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又固执的响了起来。我默默的从枕头下面掏出电话,显示的却是大牛家。

    “你家的电话。”我把电话递给大牛,他嘿嘿一笑,说:“估计是我爹想通了,喂——”

    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很怪异,嗯嗯啊啊了几声,把电话递给我,小声的说:“是天叔。”

    我怎么就忘了,我和大牛就住在两隔壁,走过去也就几秒钟功夫呢?战战兢兢的接过电话,那头传来爹的轻咳声,让我不禁心里一颤,弱弱的喊了声:“爹。”

    “浩子。”爹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天传来,听不出一丝火气:“你和大牛在学校发生什么事了?”

    “爹,对不起。”我内疚的捧着电话,低声说道:“我和大牛因为打架斗殴,都被退学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我以为他会发火的时候,他的声音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退学就退学吧,不要想太多,左右你的未来已经被定下来了,学历可以让你增长见识,却不是那么重要。”

    “爹,你不骂我?”

    爹轻笑一声:“养了你那么多年,还不知道你的性子么?如果不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你怎么会动手打人?回来吧,外面容不下你,还有杨家村。”

    滚滚的热泪无声无息的顺着脸颊流下来,这就是我的父亲,在我做了错事之后,不打不骂,完全无条件信任我的父亲。

    爹又说话了:“你娘那边我会去说的,不必担心。我和你娘相信你,杨家村的人也相信你。”

    “嗯。”我用力的点了点头,吸吸鼻子说:“学校要我们通知家长来办理退学手续。”

“成,那我和你海叔下午就过去,你们把东西都收一收。”

“好。”

    大牛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不会吧,天叔就这么轻轻放过你了?”

    我咧嘴傻傻的笑,又觉得鼻子发酸。我知道,爹的心里不可能不难过,只是为了不让我更难过,他才做出这么云淡风轻的样子。

    既然已经决定退学,今天的课我们也不去上了。早早就在食堂二楼占了个好位置,等张林下课。

   “哇,这么多菜!”张林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夹了一片烟熏肉放进嘴里,问道:“刚刚班主任上课的    时候说你俩要被强制退学,是真的吗?”

    我和大牛都点点头,张林皱起眉头:“怪事,那老师怎么只提了你们两个,却没有说王强几人要退学呢?”

    我和大牛相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王强是什么人,他爸是政府官员,他妈又是做大生意的,家里钱也有,权也有,这点小事还解决不了吗?”

    大牛撇撇嘴:“说不定学校本来就没有打算让我和浩子退学,是他怕我们报复,才故意做了手脚也不一定。”

    这个是我和大牛的胡乱猜测,张林听了,一拍大腿道:“肯定是这样!妈的,就知道他是个奸诈的人!”

    “算了算了,反正都过去了,那一场斗殴虽然我和大牛两个人都受了不少伤,他们也没见得讨得了好。”‘

    “那就这样算了?”张林愤愤不平,“退学就意味着只有初中学历,以后想找一份好工作根本是不可能的。王强把你们害得那么惨,你们甘心吗?”

    “不甘心。”大牛扯出一抹笑,“所以走之前,怎么也得送他一份大礼再走!”

     下午的时候,爹和海叔风尘仆仆的赶来了学校。或许是学校对我们多少还有点愧疚,并没有过多的指责什么退学手续很快就办好了。

    我和大牛借口现在城里打工长长见识,把两位长辈忽悠了回去,反正我们现在年轻,回村子里也没什么事做,他们自然不会有意见。

    “浩子,我们真的去找工作?”大牛并不急着收拾东西,躺在床上有点提不起兴致。

这间宿舍承载了我们两年的青春时光,多少还是舍不得的,何况宿舍里还有一个我们的好兄弟——张林。

不过学校勒令我们三天之内搬出,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如果不是领导收取了王强的好处,对我们多有愧疚,说不定当天就会把我们扫地出门。

    我把衣服胡乱的塞进行李袋里,说:“不管怎么样,先找个地方安置下来吧。如果我们还是学生,花家里钱还可以说得过去。可是既然被退学了,总要找些事情做着,起码能做到自给自足才行。”

大牛有些苦恼:“你说就我俩这学历,还能找什么工作?给人端盘子?”

     我没有出声,我也就算了,大牛那壮硕的体格,要真给人端盘子,只怕会把客人给吓跑吧。

    第二天,我和大牛大街小巷的跑着,只要有招聘都去问一问,什么服务员,保安,销售员,业务员等等,无一没有尝试过。可是人家要么要求高中学历,要么就之愿意在我和大牛之中选其一,可以说是无功而返。

     夜幕降临后,我和大牛垂头丧气的回到宿舍。两个人身上加起来只剩下五百来块钱,如果不赶紧找到工作,我俩就只能去喝西北风了。

张林给我们出主意:“要不你俩分开找工作吧,浩子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应该不难找,主要还是华哥,人做正经生意的一看到你那满身肌肉,不被吓到才怪。”

     “我有什么办法。”大牛苦恼的说:“我从小就训练,这肌肉都陪了我十几年了,也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去掉的啊。”

    我捏了捏他如钢铁般的手臂,笑道:“你这肌肉要是消下去,没准得变成脂肪,那你的体型至少膨胀一倍,找工作就更难了。”

   “哎!”大牛重重的倒在床上,压得床板“咯吱咯吱”响,他把手垫在脑后,说:“要不明天我俩分开试试,我去看看哪里找保安。”说着自嘲的一笑:“我这样子,估计也只能当保安了。”

    “也不是。”张林随意的说道:“你那么孔武有力,送快递也是可以的。”

    对呀!我突然灵光一闪,说:“大牛,要不明天我俩去快递那儿问一问,反正送快递也没啥要求,说不定我俩能一起呢。”

   我和大牛从小就习惯了形影不离,就算是现在要找工作,也不愿意分开。大牛闻言眼睛一亮,忙不迭的点头。


已有0人打赏 点击查看
发帖人:老湾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