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首页

doc分类

重世阴灵 第七章 忍无可忍

发帖人:老湾仔
发帖时间:2015/03/20 10:04
586 0
财富值:0
收藏:0

   我把她拉到楼梯口,这次她倒没有反抗,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乖乖的跟着我过来。才一站定,她就慌张的问道:“你看到了什么?上次你也看到了对不对?”

    我沉重的点了点头,说:“是的,但是第一次我不确定,直到今天你第二次对我笑,我才相信不是我眼花。”

    “我对你笑?”于静的表情有些怪异,追问道:“你看到我对你笑?”

“是的。”

    “这不可能。”她想也不想的就否认:“两次我都在认真听老师讲课,根本没看你一眼,怎么可能对你笑。”

   我没想到她会否认得这么干脆,张口结舌的反问她:“如果不是这样,你以为我看到了什么?”

     于静想了想,表情一下子放松下来,有些不屑的瞧了我一眼:“你是看到我着急,才故意这样说的吧,我还以为你和王强他们是不一样的人,看来还是我看错了。”

    我焦急的拉住她:“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肯定也知道你的身体不对劲,才会这样问我,为什么我说出来你却不信呢?”

    她甩开我的手:“我是感觉到我身体不对劲,却没想到你会利用我的不对劲来骗我。”说完转身就走,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在追着她说:“我没有骗你,只是担心你。你笑的时候,我觉得全身发冷,如果不是关心你,根本就不必告诉你这些!”

    于静怔了一怔,在我以为她会停下的时候,却是头也不回的上了女生宿舍。

    回到食堂,大牛和张林已经吃完饭了,剔着牙不知道在讨论什么,见我回来便笑得奸诈兮兮的。待我走近,看到脸色不对,又关心的问道:“浩子,怎么回事,不是看到你拉着于静去楼梯口了吗?”

我看了一眼张林,没有说话。虽然他和我们的关系已经很铁,但是涉及阴灵一事,还是不让他知道为好。大     牛看懂了我的意思,也不再追问,等到张林去午睡,我才找了个机会把事情全盘拖出。

    大牛质疑道:“你是说于静身上有阴灵?这不可能。”他不是怀疑我,而是作为杨家村的一份子,他也很清楚阴灵的来历。于静没有杨家村特有的血脉,被阴灵附体,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我提醒他:“你忘了我们先祖身上的阴灵是怎么来的吗?”

     大牛迟疑道:“先祖身上的阴灵是后天融合的,可是这需要本灵的同意,而且需要本灵灵魂离体,才能将阴灵带入。照你看来,于静不过是个普通人,她会有这样的契机吗?”

    他这一番话让我沉默下来,这一点确实是我之前没有考虑到的。阴灵又不是大白菜,随便一抓一大把。能容纳阴灵的身体也十分有讲究,阳气不能过盛,否则阴灵根本无法靠近,阴气也不能太强,否则根本活不到18岁。除此之外,还要纳入阴灵那人的身体灵魂出体,自愿把阴灵带入体内,合二为一,才能答道容纳阴灵的要求。管于静的气息,以上各个条件,她根本就无法达到。

     我苦恼的抓头:“如果不是阴灵,又会是什么呢?”

    “会不会是她本身就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见我疑惑,大牛一摊手:“你的阴灵是我们杨家村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十二岁就异变回体,按理说,只要是有阴灵出现,根本不可能逃脱你的感觉。可是她莫名其妙的对你笑,排除了阴灵作祟,就只有她精神方面有问题才能解释得通了。”

    “不可能。”我想也不想就打断他的话:“如果是精神问题,为什么我会感觉到阴冷?”回想起那诡异的笑容,至今还有些发颤:“她两次对我笑,都是我先觉得发冷,才去看她的。我的感觉不会错,而且在食堂碰到王强那次,我也是感到发冷,只是当时王强夺取了我全部注意力,才没做多想。后来仔细想想,于静就排在王强身后那支队伍里。”

    我很肯定的说:“连续三次,于静都给了我阴冷的感觉,哪怕她身上没有阴灵,也必然有其他东西。”

大牛见无法说服我,皱起眉头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要追究下去吗?别忘了她现在可是对你防备得很。”

    “哎。”我叹了一口气:“看一步走一步吧,收服阴灵是我们杨家的职责,如果仅仅因为怕麻烦而不去管 她,真的造成了什么严重的后果,就是我们的失职。何况……”

    “何况你也喜欢她,对不对?”大牛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兄弟,你要做就做吧,无论如何,都有我在支持你,还有整个杨家,都是你的后盾。”

    我感激的看了 他一眼,兄弟之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一升旗的时候,那天在班里闹事的几个人都被抓到升旗台去念检讨。因为这个事,那几个小喽啰也收敛了许多,虽然还时不时的对我冷嘲热讽,到底是没再动手了。毕竟都是学生,惹事之前也需要先考虑到自己。

    王强则是越来越阴沉,一边指使底下那几个小喽啰来骚扰我们的同时,也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总是盯着我看的眼里是不是闪过凶光,让我们不得不暗自戒备。我买的那把美工刀更是一刻不敢离身,生怕他什么时候一发疯,麻烦就大了。

    我们三人心里都很清楚,刚上高一那会儿,王强就已经是学校一霸,就连高年级的学生也对他多有忌惮。更别说现在已经是高三了,他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大的亏,一定会想法设法从我们身上讨回来。

    于静原本还将我当作普通同学般看待,可是自从那天和她说过话后,却是理都不理会了,就算是上课,也尽量离我远远的,生怕我挨到她一星半点,让我作为同桌的优势荡然无存。王强对此乐见其成,是不是以此嘲笑我几句,我都没有去理会他。

    转眼又是周末,我和大牛、张林在网吧玩了整整一个通宵,到第二天中午才出来。几乎一天一夜没睡,三人的脸色都青白得像鬼。随便吃了点东西,又睡了个囫囵觉,醒来已是华灯初上。

    “张林呢?”我揉着眼睛爬起来开灯,发现张林的床上空空如也,奇怪的问道。

    大牛也睡眼迷离的坐起,搔了搔脑袋说:“不知道,估计又去网吧了吧。”

    这几天“王者至尊”在做活动,经验值比平时上涨得快,网吧里挤满了废寝忘食的人,这台机子刚下去,立马有人填上,一刻都不得闲。

    想到飞速上涨的经验值,我俩也是激动得很,赶紧洗簌完打算随便吃点东西就去网吧。

    学校的食堂已经没饭打了,我们就在校门口的小饭馆打了两份快餐,不想正好见到王强几人。除了平时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小喽啰外,还有两个没有见过的生面孔。一头黄不黄绿不绿的杀马特头,手上系着皮绳,胳膊上还有纹身。

    “哟,这不是杨家倒霉鬼兄弟吗。”王强阴阳怪气的叫了一声,招呼着身边那帮人就围了过来。

杀马特流里流气的叼着烟,问王强:“强哥,这娘们似的小白脸就是你说的那个倒霉鬼?”

    王强阴阴一笑:“可不就是他。”

    杀马特吐掉嘴里的烟头,慢慢踱步到我眼前,一个耳刮子就扇了过来,嘴里骂到:“妈的,就这鸟样的怂货,还敢给强哥脸色看?活得不耐烦了!”

    在他们围过来的时候我和大牛就知道不好,暗自戒备着,所以杀马特这一耳刮子并没有得手。可能是没想到我敢躲开,杀马特气愤得很,一左一右把我包围起来,就想动手。我与大牛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同时把手中的盒饭盖在他们脸上。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饭点,饭菜早就不烫了,但是油乎乎一堆,糊在脸上肯定难受。两个杀马特先是一愣,继而发出愤怒的吼声,随手拨开脸上的饭菜就对我俩拳打脚踢。我和大牛也豁出去了,强势反击,他俩那里是我们的对手,很快就被逼得节节后退。

    王强见我们两人对着他们六人都敢反抗,大感丢脸,一挥手,小喽啰们也冲了上来。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腿,何况我们四个拳头要敌十二条腿。两个杀马特眼睛被油胡得视物不清,本就怒火攻心,再加上有同伴加入,更是发疯般的一个劲往前冲,完全不在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般蛮横的打法让我有点难以招架,偏偏大牛被王强几人缠住,有心过来帮忙也使不上劲。

    尽管我努力自保,还是被两个杀马特逼到角落头。我心里清楚得很,如果被逼到墙脚,失去闪避的空间,就真的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难道一定要见血,才能结束我和王强之间的斗争吗?

没等我细想太多,后背已经抵上一片冰冷的墙面。杀马特狞笑掐着我的脖子,任我拳打脚踢就是不肯松手。

    “浩子!”大牛大吼一声,一个飞踢踹开挡在他面前的王强,朝我冲来。只是除了王强外,还有三个人各自使力拉住他的手手脚脚,一时之间他也忙于应对,根本没有办法过来救援。

     窒息感开始朝我袭来,几乎都能感觉到面部的血管因为血液不流通而根根撑起,胸口像被重重打了一拳,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被掐住的喉咙因为急促需要氧气而发出惨烈的鸣音,我的双眼开始发黑,杀马特狞笑的面孔越来越模糊。

    我一只手被卡着动弹不得,另一只尚算自由的手努力的往下摸,只差一点点,就能摸到藏在兜里的美工刀。在生存面前,谁还顾得上故意伤人是个什么罪名?我只要活下去!

    手指一点一点的往兜里挪,两个杀马特还沉浸在伤害我的快感里,根本没注意到我的手在做什么。很快,美工刀就被我握在手里,“喀拉”一声轻响,锋利的刀片被推出,一挥手,掐住我脖子那个杀马特的手臂上就多了一条深深的血痕。


已有0人打赏 点击查看
发帖人:老湾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