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首页

doc分类

重世阴灵 第六章 一起倒霉

发帖人:老湾仔
发帖时间:2015/03/20 10:00
703 0
财富值:0
收藏:0

   接下来的几天如我所想的一样,于静果然都没有怎么搭理我,我有心想要问,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而王强这边不断的骚扰,不但让我疲于应对,也让于静有些害怕,更是离我远远的。

    和往常的英语课一样,我又趴在桌面假装睡觉。唯一不同的是,我满脑子都是怎么对付王强的骚扰,完全没有了偷看于静的心思。正待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发冷,耳边仿佛还听到模模糊糊的阴笑声。

    是梦魇?我一个激灵睁开眼,正好对上于静的脸。那张文静秀气的脸上再次出现了诡异的笑容,一团黑气隐藏其中,遮得五官都有些模糊。我下意识的推了推她,喊了一声:“于静!”

    “杨浩!”英语老师飞过来一个粉笔头,精准的搭在我身上,怒气冲冲的说:“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扰乱课堂纪律,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办法治你了?”

    同学们都哄堂大笑起来,于静粉脸通红,赶紧往边上靠了靠,恨不得离我这个肇事者远一点。王强也在后面阴阳怪气的说:“杨浩同学,你上课睡觉就算了,睡着觉还要喊于静的名字,是不是梦到什么了呀?”

    听到他这意有所指的话,同学们笑得更大声了,于静嫌恶的看了我一眼,扭开头去。这个时候,解释成了多余,而且老师也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一拍讲台:“你给我站到外面去好好反省!年纪小小脑子里就乌七八糟的,下午写份五百字检讨拿到我办公室来!”

    我很想跟于静说事情并不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可是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紧紧的咬着下唇,捏着原子笔的指节都有些发白,想来也是十分尴尬。

    算了算了,我和她的误会也不是马上能解开的,不必急于一时。我讪讪然的走出阳台,望着湛蓝的天空,眉头染上一抹忧虑。

    短短十天内,已经是于静第二次对我露出那阴森诡异的笑了,第一次还能说是眼花,那这一次呢?

    我突然想起上次在食堂突然感觉发冷的事情,当时我还以为我之所以发冷,是因为被王强盯着,现在回想起来,于静不是恰好就站在他身后吗?反倒是被王强挡住后,那种让我发冷的感觉才消失的。

   这个世界上,能让我在大夏天里感觉到发冷的东西就只有两样,一是冰块,二是阴灵。

于静身上有阴灵!

    这个念头让我心一凛,不禁抬头往教室内看去。我知道王强一直在盯着我,可是此时此刻,已经顾不了太多了。

    奇怪的是,正在认真记笔记的于静,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仍是那种温和恬静的味道,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冷意。我也很肯定不是我感觉错误,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咬着指甲,疑惑的盯着她的背影。按理说,只要有阴灵的存在,我就能感觉到。除非是极度弱小的灵体,可能会被我大意忽略,否则就算是有生魂之气的掩盖,也不可能逃脱我的刻意寻找。

除非,这个阴灵已经强大得足以掩盖它的阴气。

    这样也说不通,阴灵之所以存在活人体内,为的就是取生魂而代指,如果潜伏在于静体内的阴灵已经强     大到足够逃脱我的追捕,又何必刻意去引起我的注意?难道它就不怕被我消灭吗?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一时之间倒是更犹豫了,莫非于静身上的不是阴灵?

    那又会是什么呢?

    怎么想都觉得不对,看来,我还是得找个机会问问于静是怎么回事。我有感觉,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好不容易等下下课铃响,没等我去问于静,王强先把我堵在阳台了,恶狠狠的道:“倒霉鬼,我警告你,别再肖想于静了!你这样的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真是笑话!”

    我冷静的看着他:“我和于静之间的事情不用不管,你也没有资格管?”

    “你说什么?”王强狰狞的逼近一步,“你信不信我把你从六楼丢下去?”

    又是恐吓,这两年来,我被他恐吓得还少吗?我也上前一步,却见大牛已经过来,伸出一只手抵在王强胸前,冷冷的问道:“你说要把谁从六楼丢下去?”

    王强一把挥开他的手,警告道:“杨华,别以为你长得壮一些,我就怕了你。”说着伸出手指指住我的鼻尖:“这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想染指我喜欢的女人,连做梦都喊着我女人的名字,我再忍,他妈的就不是男人!”

    大牛双臂抱胸,冷笑道:“于静是你女人?我怎么不知道?她承认了吗?要不要叫她过来问问?”

说着站到我身边来:“泡妞各凭本事,你泡不到妞,把气出到我兄弟身上来,又算什么男人?”

    李昆发出尖锐的笑声:“杨华,难道我大哥泡不到的妞,这倒霉鬼就能泡得到?别逗了你,像他这种难     不难女不女的怪物,有男人看上他还能相信,要有女人看上他,一定是瞎了眼了!”

     一群小喽啰嘎嘎的怪笑,我紧紧的攥着拳头,盯着李昆。因为阴气过盛的关系,我的相貌要较寻常男性阴柔一些,五官也更为秀气。恰好现在流行粉面小生,多多少少还是会吸引一些女孩的目光的。

    只是我更喜欢粗狂的男人味,每当人家拿我外貌说事,都会引起我的极度不喜。李昆也是知道的,所以特地挑了这事来说。

    李昆被我看得有些害怕,不敢再啃声,可是旁边却有不怕死的,吹了声口哨怪叫道:“哎呦,怎么这么凶的眼神?我知道了,杨华之所以这么护着杨浩,怕不是因为他就是看上杨浩的男人吧?哈哈哈哈!!!”

   大牛气得牙齿咬的格的格的响,对着那人一拳就揍了下去。王强几人见机不对,一拥而上,对着大牛就动手。张林个子瘦小,此刻也没有犹豫的冲了上去,我更是不能落后,反正他们针对我这么久,我早就憋了一股气,更是放开了拳脚。

    王强个子壮硕,和我缠了个不相上下,张林也就勉强缠住李昆,身上还挨了好几下。剩下的三个人对上大牛可就没那么好运了,不过三两下功夫就被撂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五个对三个还吃了大亏,王强连课也不上了,留下一番威胁的话就扬长而去。我本来已经做好了最糟糕可能会从六楼掉下去的准备,也不害怕。反正有阴气护体,就算是全身骨头都碎了,也能保得一命,更何况我虽然经常受伤,伤势的恢复程度却是常人不可想象的,哪怕是筋骨寸断不去医院,不出三个月也能自己恢复。

    不过奇怪的是,我不但没有从六楼掉下去,还一点异常都没有,既没有失足摔跤,更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从天而降,把我砸个头破血流,实在是有些不合理。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好现象。或许我的霉运已经从此远离,如果真是这样,王强对我而言,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要说唯一有什么倒霉的,就是下一节正好是班主任的课,看到我们在阳台推推搡搡,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下把我们几个抓去办公室,好一番训导,又是写检讨又是认错的,还各自记了一个大过,到中午才垂头丧气的从办公室出来。

这也不能算得上是我倒霉,毕竟除了王强跑得快,每个参与的人都有份记过写检讨,或许我的霉运真的就此过去了吧。

     到饭堂的时候,已经没有几个人了,这个点已经吃不到小炒,只好随便打了两个快餐应付。突然见到提着热水壶的于静在门外闪过,我先是一愣,就追了出去。

    “浩子!浩子!”大牛在后边喊我,我头也不回:“你帮我打饭,我有点事!”

   “什么事这么着急?”大牛莫名其妙,还是张林往外探了探脑袋,告诉他:“浩子去找于静了。”

   大牛闻言有些不悦,在他看来,我和王强的冲突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于静造成的,自然不希望我和她有过多的接触。只是他不知道,我去追于静,不仅仅是因为对她有好感,更多的是因为担心。

   于静看到我,戒备的往后退了两步,问道:“你干嘛?”

    看来她也相信了王强所说,因为英语课时我是发了什么猥亵的梦才喊出她名字的。我苦笑了一声,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误会我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于静显然 不想再和我说什么,转过身去打水。

    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由于低头弯腰的关系,她的刘海有几缕垂了下来,被细汗黏了几丝在脸颊边,将落未落。白腻修长的脖子随着她的抬头低头露出一条优美的弧线,要多吸引人就有多吸引人。

    于静打完水,看我还在一旁等着,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就走。我连忙追上去拉住她:“于静,你听我说。”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于静挣脱我的手:“不要和我拉拉扯扯,你还嫌我今天不够丢人吗?”

    我有些焦急,左右看了看,来来往往的同学已经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们了,只好压低声音说:“我喊你名字不是因为发梦,而是因为我看到了。”

    于静一惊,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已有0人打赏 点击查看
发帖人:老湾仔